神秘的琅琊台古画

来源:青岛琅琊台风景名胜区  时间:2015-12-21

      琅琊台古画,看似普通,实则藏有超然脱俗的境界,它绝不是一般艺术性画作,其中融有诸多玄妙传神之处,这可能是现代的我们不能完全解读的谜团……陶渊明曾评价东晋画家顾恺之的画:“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琅琊台古画亦是,——“以形传神”。
      此画复制件在琅琊台陈列馆。画作落款和闲章提示:画为清人王和沛临摹,王和沛是琅琊台下东桥子村人。对照目前琅琊台及周边具体地形,画中景物与现在实景大致吻合,作者应是从琅琊台南侧寻找的创作视角。
      这幅画的原作者是谁?哪个朝代?来自何方?为什么要以琅琊台作画?是写实吗?画的功能是什么?王和沛为何要临摹?…… 一概湮没在茫茫历史烟云中,无从查找。
      画面题款曰:"欲同观日赴琅琊,仙路崎岖树半遮。回想秦皇游历处,至今图画写无差。"
“欲同观日赴琅琊”,画家为了观日出,和朋友一起同赴琅琊台。“琅琊观日” 与“斋堂泊舟”一样,古时皆为琅琊台的几大胜景之一。《水经注》曰:“台孤立特显,出于众山上,下周二十余里,傍滨巨海。”秦始皇就此 “起高台”,三面环海,视野开阔,无遮无挡,因而琅琊台具备观赏日出的绝佳地理条件。唐人熊曜著有文章《登琅琊台观日赋》,赞美琅琊台日出的壮丽景观,其气势不亚于泰山顶观日出。
      “仙路崎岖树半遮”,琅琊台,自姜太公始就赋予了“仙魂灵韵。”秦时期,以徐福、安期生为代表的活跃方士们愣是汇聚群体的智慧使仙雾弥漫的琅琊台愈加名扬四海,成就始皇帝三求长生不老仙药的传说。琅琊台的“仙气”声名显赫,谓之“仙路”,名符其实。“回想秦皇游历处,至今图画写无差。”从最后两句看出,画家肯定是秦朝之后的人士,且见过真实的或他人画作中的琅琊台。
      2.“秦筑东门于海岸,曰琅琊台,高可望远。而东之人悉以宵分之后观日于海底”(唐•熊曜)。画作上方的高台,就是琅琊台。琅琊台比例很大,占整幅画的二分之一,整体呈聚宝盆或元宝状,周边所有山峦层层护佑围拢过来,托起圆形台顶。画作中峰峦形状像扇扇灵芝,灵芝寓意长生不老;又如团团涌起的祥云,又似片片玉如意…… 绘画线条融入传统吉祥元素,打造“登峰造极”的祥瑞境界,这正是作者匠心用意所在。
      再见《水经注》:“所作台,基三层,层高三丈,上级平敞,方二百余步,高五里。”正是。画中确有三层人为夯筑的台基,且台基都高,作者明显用笔墨将其与自然山石部分区分开来。台顶有正大四方的宫殿,宽敞大院落,院落旁有“礼日亭”。这座宫殿想必就是著名的“四时主祠”了。中国古代太岁纪年每个周期是从琅琊台开始的,礼日亭,不仅可以观赏日出,实际更是古人观测天文气象的地方。
      从古风水学上看,车轮山、大珠山、灵山岛、斋堂岛、胡家山、沐官岛、皇道山、藏马山,环绕着琅琊台,神人姜子牙选中的琅琊台恰在这一太极的中心位置。
琅琊台是迄今发现的地面唯一遗存的古天文台。“四时主祠”由齐国君姜太公所立,四时祠之首春祠就设在琅琊台,后来,他将分散于各地的夏秋冬三祠招集到琅琊台来,与春祠一并祭祀。因而四时主祠的地位相当尊贵与神圣。画作者将四时主祠和礼日亭重点突出地着墨,充分体现了二者显赫至尊的神圣地位!
      四时主祠在历史的长河中几经坍塌损毁,几经修葺更新。从琅琊台出土的秦朝“千秋瓦当”来看,当时的四时主祠气势恢宏,富丽堂皇。画中出现的主祠当是“再版”,远不及初。院中立有大石碑,刻有四字“长天一色”。“长天一色”,最早出于唐诗人王勃的《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由此可见,此画作定然在王勃之后的时期。引用古诗词至此,仅相对于海洋特色的琅琊台,倒不如“海天一色”更为贴切。而“长天一色”这块碑,它的背面就是珍贵的秦琅琊刻石,是有故事的。据《诸城县志•金石考》记载,在明万历年间,诸城知县颜悦道曾主持修复过琅琊台,为了保护琅琊刻石,将仅存刻石的后半部分切下,镶嵌在大碑上。立于大殿前,字面与殿面相对。后来清顺治年间,诸城知县程淓也曾修复过琅琊台。程淓见大碑背面空无一字,就令人磨平石面,镌刻其上“长天一色”四字。寓意自然风光海天一色,也寓意古老的刻石与天地同在,相映生辉。
      院里还有其他碑四座,三座刻如意头的碑聚东南角,一座呈长方体独列西侧……各块碑载何意,不可解,无可解。但由以上推断,画的具体创作时间,应该是在程淓题字之后,王和沛临摹之前。
      四时主祠左侧有山石,院墙倚山石而立;观日亭右侧有松树,松树下有人悠哉地半卧读书。这两处小景物,体现了自然、神、人三者的融合。读书人是画里的众多人物之一,在整幅画的最高处右侧,位置稍低于神祠,可见他的身份地位不同寻常。“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是北宋年间著名学者汪洙的句子,这观点贯穿封建社会很长时间,在清朝亦不例外。古之兴祀,是最重要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有专门的神职人员,非一般人可为。徐福东渡,琅琊兴祀,在古时都是隆重的大事情。而且,此读书者既然画于供人瞻仰的高处,也非寻常人物,就有可能他就是——四时主神或者姜太公一类的神仙。这个人物和画里其他人物一样,不一定写实,可能是创作者有意设计的人物,但各有各的深意。
      3.读书人的方位当属东向,从他脚下的大海中,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为整幅画增添一笔暖色调,又应了中华传统的吉庆气象:紫气东来。同时亦为观日亭相呼应。“秦东之门,天地一空。直见晓日,生于海中。赤光射浪,如沸如铄。”熊曜如此描绘琅琊台日出。松、日头、海,三种元素清晰出现于画面东部。这应该是作者精心安排的画面。目的是象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出自明朝,更能进一步证明此画的创作时间。
      退一步看,古人没有渤海黄海之分,琅琊台又具有天文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地理优势,古人认为的瑞气云集的“东海”,是否可以说是以琅琊台为坐标的大海呢?
在四时主祠左右两边,各有一条瘦长的溪流蜿蜒而下,一直流至山脚入海。好像仙人的长眉须,又像古人中医养生学里的任督二脉。作“瘦长”状,古文化里恰恰寓意“长寿”。据当地人介绍,两条溪流真实存在,发源于高高的台顶,西侧的溪流即跺脚沟里的长流水,蜿蜒不断;东侧的溪流一路辗转而下,流经台东头村,终入海。古人讲究风水学,足见琅琊台的风水何等之美妙。
      山半腰处有平地一方,无院墙,建对称式庙宇数座。根据历史推论为海神庙。 海神庙分正庙,东庙,西庙,庙门和钟楼。其实,即便在琅琊台周边的民间老人,通常称台顶的四时主祠为上庙,称半山腰海神庙为下庙,他们很多人并不知详情,漫漫历史浪涛,模糊了这两座庙宇显赫的身份地位!
      海神庙西侧有一樵夫扛着柴禾……
      樵夫西侧隔几道山峦处,出现普通民居屋舍。屋舍俨然,相对富华,能折射出琅琊台下黎民百姓安居乐业的生存状态。
      台下方呈坡势耕地,有农夫牵牛执耒耕田劳作……他周围是树丛掩映的簇簇村落,屋舍坐北朝南,整齐对称,石砌墙高至窗台,上接白墙青瓦,木棂窗,是典型的齐鲁民居风格。 根据现在方位来看,画面写实,东侧的民居应为“台东头村”;西侧的民居当为“石家村”。
      农夫南侧与海相接的地方,出现一座方形四围墙建筑,无顶,墙有一门,上置小屋。这就是著名的亭子兰炮台。亭子兰炮台建于清雍正年间,是古代重要的海防军事设施。古代人能在琅琊台下修炮台,可见琅琊台与琅琊港的地位在经济军事方面是多么重要!资料证实,琅琊港应该是在琅琊台下的区域,虽然现尚无考古论证。据《山东通志•海疆志》知:古琅琊港东为琅琊台,西为胡家山,前有斋堂岛为屏,中方圆二十里,可容船六七十只,且港内水深且避风……琅琊台、琅琊港,在古代是赫赫有名的地标。斋堂岛西北和龙湾方位,分别可泊船数百艘,琅琊台一带海域也曾是秦皇汉武泊兵船的重要湾口。
      据记载,春秋战国时期,琅琊港是当时的五大港口中(碣石、转附、琅琊、会稽、句章)的正中位置的港口,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枢纽作用。公元前485年齐吴海战,齐军从琅琊港出发,战胜吴军。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迁都,发“戈船三百艘”,“从海道抵琅琊”。秦皇汉武更是动用海上舟船,运输兵力物力至琅琊台。尤其是史料里有大量历代关于琅琊台一带海湾作为泊船避风港的记载。
      更重要的是,徐福东渡之前,就有琅琊人经过此港口从事贸易“出口”活动,也曾有一些秦时商船干脆移民“海外”——周边岛屿国家。徐福东渡发生在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的历史事件的70年前,比郑和下西洋早了1600年,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1700多年,所以,徐福不仅是开通中日韩贸易的先祖,更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开创者。可以说,徐福以琅琊港为起点,正式开劈了“海上丝绸之路”,显示了琅琊台一带,是经济与军事的重要港口……现在,琅琊台下也依然渔船云集,樯来楫往,渔业交易非常火爆。
在这幅琅琊台古画中,作者也将“海上运输”作为重点有所体现。
      画的最下方是汪洋大海,在海里渔业劳作的人很多,画中共出现渔夫十人,大船小船共五只。有用鱼篓捕鱼者,有船上垂钓者,有船上撒网者,有合作打渔者……其中,扬帆运输者最突出,与其他渔用船不一样,船载货物,三面帆扬起,明显是远洋运输船。
      4.最南边的岛屿分明就是斋堂岛,斋堂岛分为南岛和北岛,中间由狭长的沙丘相接。岛的形状与现今无异。岛上有人居住,平房屋舍若干,还有人倚在岛礁下垂钓……充分体现出古时琅琊台地区以渔业为主的民生状态及海洋技术的先进发达。
      除了岛两侧的民居外,岛中间位置的大房屋就是“斋堂”。传说秦皇母亲于此斋戒,实则是秦皇汉武的兵士们泊舟斋戒的地方。清乾隆版《诸城县志•山川考》亦记载:“岛上有斋堂,为秦始皇侍从斋戒之处”。从元朝后,本地居民也称之为“龙母祠”。这斋堂,也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停船过宿的免费客栈,为琅琊一带海运渔业甚至大局势里的海上丝绸之路做出突出贡献。现斋堂建筑已损毁,只剩下碑址尚存。
      5.再宏观这画,作者有意用树木、岩石等物密集排列,作为若有若无的分界线,将画分为三大部分:神阁(与读书人)、农耕、渔业。神与读书人位居最上层。而其中的人物,共刻画出四个层面:渔、樵、耕、读。——捕鱼的渔夫、砍柴的樵夫、耕田的农夫和读书的书生。通过此画看琅琊台周边区域,一目了然,海上渔业运输业应是当时最发达的主业。
      斋堂岛的南面,海水波澜起伏,线条粗犷清晰,与岛北侧远处海水的笔法明显不同。更进一步证实这画的创作方位是在——琅琊台南侧、靠近斋堂岛南面、船上。
      6.一种观点认为这是一幅老子养生图的演化版,作者借琅琊台祈福胜地的仙气,为祈佑众生健康长寿而创作。画面讲究天人合一,生生不息。
      琅琊台一带道教发达,道是老子哲学思想的重要内容,道的含义很广,从大的方面讲,道是讲天地万物生成变化的原理和规律;就养生来说,道便是指人生及生命活动的一种准则和典范。而人之生、长、壮、老的过程是人体变化的过程,只有遵循道法自然的原则,才能健康长寿。自然界存在着人们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而自然界的变化又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人体,因而人体就必须适应自然界的变化。一切顺从自然的变化,即不违背自然的规律,做到天人合一。——而琅琊台,恰是道家认为的“道法自然”的养生环境。H拇医药
      从其外观看,琅琊台宛如打坐的道士仙人,长长的“任督二脉”贯穿其“身体”上下。古人认为,任督二脉这一阴一阳一旦结合,人的寿命脉就是无限的。打开后的任督二脉各走各的路线,一前一后循环,经络运转自如,就将体内所有的毒素全部排出去了。而画面中的两条“脉”,最下端都流泄入海,具备排放一切毒素污浊的条件。
      也有人士认为图中的宫殿人物等小景与人体的重要脏器相对应。毕竟,古人讲究中医养生和阴阳八卦,琅琊台的选址位于八卦图的中心位置,阴阳和谐,天地相宜,在当时经过严格的“科学化论证”。琅琊台自古是长寿养生之仙台,是祈求长生不老之仙地, 这幅“怪画”,引人遐想连篇,绝非写实那么简单。
      古人信奉五行:“金、木、水、火、土”, 五行中,呈“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的循环状态。他们认为大自然由这五种要素所构成,随着五行的盛衰,而使得大自然产生变化,不但影响到人的命运,同时也影响到宇宙万物。在“明见心性”的人“看”来,世界的本源就是那个样子。因而,在这幅古画中可能真的蕴含古人的“五行”观点。
      既如此,古画中的五行在哪?
      在画面中。 “水”,和“木”显而易见;樵夫伐木生“火”,农夫耕“土”生“金”,还有火红的太阳……或许在研究五行的内行人看来,五行的物象特征更加明显。
      琅琊台,如此一座传奇高台,由历史深处的画笔烘托于浩渺海水之上。秦时崇尚水德,上善若水,厚德载物。这幅迷码重叠的画,处处寓意天下太平,国泰民安的政治态势,彰显着天人合一、自然养生、万古长青的神秘哲学。它,会不会是古人高高悬挂在神圣殿堂里的、供人叩首膜拜的神画呢?(5056字)


关注琅琊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