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文化与徐福东渡略考

来源:青岛琅琊台风景名胜区  时间:2015-12-21

    琅琊文化即:以齐文化、越文化、秦文化、方士文化相融合的地域文化。这种文化背景使琅琊成为秦代徐福东渡重大事件的发生地。下面结合司马迁的《史记.秦始皇本纪》、《史记.封禅书》、《史记.淮南衡山传》、《越绝书》等原文的研读,愿就围绕琅琊文化与徐福东渡这一主题,从几个方面谈琅琊文化。
     一、四时主神供奉之地——琅琊山
    《史记卷二十八.封禅书第六》载:“八神将自古而有之,或曰太公以来作之”。八神:一曰天主,祠天齐,在临淄南郊牛山的脚下的天齐渊,二曰地主,在泰山脚下梁父山。三曰兵主,在东平陆临乡蚩尤墓。四曰阴主,在莱州三山。五曰阳主,在烟台芝罘。六曰月主在黄县莱山。七曰日主,在荣成成山头。八曰四时主,在琅琊。琅琊即现山东省胶南市琅琊台。“四时”,时:即一年中的一季,四:即四季,四时主,即掌握春、夏、秋、冬四季变化的神主。先民们为什么将四时主神立在琅琊山上?这需要从分析太阳、大海与人类的密切关系开始研究四时主神祠的起源。琅琊山一带地处我国黄海岸边,大海在古人的观念中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大海对琅琊一带的先民来说是有着养育之恩的摇篮,一年四季随着潮长潮落,丰富的海产品给琅琊地区的先民提供了生活物质保证,也正是这些海产品,滋养了琅琊地区的原始文化,先民们正是在这样的地方设立神祠、祭台。以祭祀四时主神给人们带来的富足。姜太公受封于齐地之后,实行“因其俗,简其礼”,随乡就俗的治国政策,他因袭当地传统习俗,在齐国做成了“八神”,其中,四时主神设立在琅琊山上,琅琊在齐地东方,是一年太岁的开始,使四时周而复始的运行。琅琊山遂成为诸如齐桓公、齐景公、勾践、秦始皇、秦二世、汉武帝、汉宣帝、汉明帝、司马迁、李斯、赵高、王贲、王离、王绾、冯去疾、安期生、徐福等历代帝王、文武大臣、名家方士崇拜的圣地。这种对四时主神的崇拜,是与神仙方术及海上求仙关系密切的阴阳家思想的影响是分不开的,所以《史记》载:“自齐威、宣之时,邹子之徒论著始终王德之运及秦帝而齐人奏之,故始皇采用之••••••邹衍以阴阳为主运,显于诸侯,而燕齐海上之方士传其术不能通,然则怪迂阿谀苟合徒自此兴,不可胜数也。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州。”这说明在徐福上书东渡之前,入海求仙的思想影响已经很大,所以徐福在琅琊上书言入海求仙之事,秦始皇自然相信。这就是徐福在琅琊上书入海求仙获得奏准的思想文化背景。
    二、秦始皇三巡之郡——琅琊郡
       《汉书.地理志》载:“琅琊郡,秦置”。《水经注.潍水注》载:“琅琊、秦始皇二十六年,灭齐以为郡。”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在天下设立三十六郡,琅琊(现胶南琅琊镇)即三十六郡之一。始皇帝自二十七年先后五巡天下,其中三次到过琅琊,这除了琅琊在秦代的重要地位之外,三巡琅琊都与徐福入海求仙有关。使琅琊成为徐福东渡重大事件发生地。《史记》载:“二十八年始皇东行郡县••••••,南登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乃徒黔首三万户琅琊台下,复十二岁。作琅琊台,立石刻,颂秦德,明得意。”“既已,齐人徐市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州,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市发童南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史记》载:“二十九年,始皇东游。”“登之罘,刻石。”“旋,遂之琅琊,道上党人。”《史记》虽然没说这次秦始皇是否见到徐福,但从始皇帝行色匆匆,到琅琊,取道上党回京城,说明始皇帝还是专为徐福出海寻找仙人之事而来。《史记》载:“三十七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十一月,行之云梦,望祀虞舜于九疑山。浮江下,观籍柯,渡海诸,过丹阳,至钱唐,临浙江,水波恶,乃西首二十里,从狭中渡,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琊。方士徐福等入海求神药,数岁不得,费多,恐谴,乃诈曰:“蓬莱药可德,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始皇梦与海神战,如人状。问占梦,博士曰:“水神不可见,以大鱼蛟龙为候。今上祷祠备谨,而有此恶神,当除去,而善神可至”。“乃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琊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这是秦始皇在琅琊最后一次派遣徐福入海求仙。
     三、徐福上书之台——琅琊台
    《山海经.海内东经》载:“琅琊台在渤海间,琅琊之东”。《越绝书》载:“勾践徙琅琊起观台,台周七里,以望东海。”《史记》载:“秦始皇于公元前219年首到琅琊台,“徙黔首三万户琅琊台下,复十二岁,筑琅琊台。”“既已,齐人徐市等上书,”这是徐福第一次在琅琊上书并获得始皇帝准奏。在琅琊率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史记》载:“二十九年至琅琊,登之罘刻石••••旋,遂之琅琊,道上党人”。这次《史记》虽然没有载明,徐福是否见到秦始皇,但《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中,是这样记载的:“又使徐福入海求神异物,还,伪辞曰:“臣见海中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耶?”臣若曰:“然”。“汝何求?”曰:“愿请延年益寿药。”神曰:“汝秦王之礼薄,得观而不得取”。于是臣再拜问曰:“宜何资以献?”海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之矣。”说明这次徐福在琅琊台二次见到了秦始皇,并以海中大神索要厚礼塞责,赚过始皇帝,蒙准进行更大规模和较长时间的准备工作。《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始皇三十七年,这年,始皇“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琊。方士徐福等入海求神药,数年不得,费多,恐谴,乃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这次徐福在秦始皇的亲自督促下,扬帆东去,一去不返。上述《史记》记载:说明琅琊台是徐福上书地无可争议。
    四、徐福东渡训练之湾——琅琊湾、龙湾
    在琅琊台西北和东北有两个海湾,一个是琅琊湾,一个是龙湾。琅琊湾包括陈家贡湾、杨家洼湾,地处琅琊台西北约4公里,秦琅琊郡所在地以南约2公里,自古以来就是泊船、避风之海湾,口内广阔,可容数百艘船支,这里不仅是秦代三十六郡中靠郡所在地最近的海湾,也是我国东部重要的交通枢纽和航运中心。徐福东渡训练船队在数千人以上,训练基地肯定不只一处。琅琊湾地处中国东部沿海中部,在这里举行东渡训练,便于南北调度指挥,传达旨令,也有利于随时提供训练船支,造船技术、舵手、船夫及训练供给。龙湾地处琅琊台东北和秦琅琊郡所在地东南4公里,湾域开阔,从琅琊台向东北望去,可一览无遗,在这一海湾进行东渡训练,有利于秦始皇督查徐福船队操练有所顾及。由于琅琊湾、龙湾处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自然就成为徐福东渡训练指挥中心。
    五、始皇帝斋沐之岛——斋堂岛、沐官岛
    在琅琊台南有一个琅琊湾,琅琊湾中有两座小岛,一座是斋堂岛,一座是沐官岛。斋堂岛,《诸城县志.山川考》是这样记载的:“岛在琅琊台东南十里。••••••岛南北褒五里,广二里,距西北海岸十五里。••••••出入必以舟。地肥腴,多萑荻,亦宜五谷,又产海枣、紫竹、黄精、耐冬花。始皇登琅琊时,侍从斋戒于次,故以之名岛。岛可容船百来只。”清乾隆版《诸城县志》载:“岛上有古斋堂,为秦始皇侍从斋戒处,故名斋堂岛。沐官岛,《诸城县志.山川考》是这样记载的:”沐官岛,亦可容船十只,岛在琅琊台西南四十里,亦始皇从官斋沐之所。距北岸十里。岛西北褒二里,广一里。”秦始皇为什么要举行斋戒、沐浴?《史记》在徐福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时:向秦始皇奏请:“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为什么要“请得斋戒?”孟子曰:“斋戒可以祀上帝。”这说明秦始皇在琅琊台无论是祭祀四时主神,还是东海之神都要参与这一活动的侍从人员斋戒沐浴,那么这斋戒、沐浴之地在那里?如前所述,就在琅琊湾斋堂岛、沐官岛。
    六、东渡拜别之坛 ——琅琊小台
    在琅琊台之东靠近海边处有一古夯土层。当地称为“小台”。小台海拔高约20米,方圆约2000米,据近几年史学家考证,小台即:秦始皇遣徐福入海求仙药之侍从人员斋沐之后,在此举行祭祀拜别的祭台。这也是秦始皇遣徐福东渡举行完斋戒、沐浴仪式之后的最后一个祭祀仪式,暨拜别仪式,在这里祭祀上帝即东海之神。其目的是为了祈求寻找仙药取得成功。这里可俯视大海,视野开阔,便于目送徐福东渡船队启航。举行祭祀拜别仪式同琅琊台上书一样,同样举行过两次。第一次祭拜是在公元前219年,第一次遣徐福入海求仙药之时,第二次祭拜是始皇帝三十七年。在举行完第二次祭祀拜别之后,秦始皇亲自护送徐福东渡船队至之罘。祭祀拜别之坛既琅琊小台与琅琊台夯土层一样从秦代夯筑一直保留至今。
    七、东渡启航之港——琅琊港
    《史记》在记载:始皇三十七年东巡是这样说的,徐福在琅琊上书:“乃诈曰‘•••••••’自琅琊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自琅琊北至荣成山”说明秦始皇最后一次遣徐福入海求仙药的启航港还是琅琊港。
    自春秋战国之后,我国沿海已经形成了五大古港口:即碣石(今秦皇岛)、转附(今烟台)、琅琊(今胶南琅琊)、会稽(今绍兴)、句章(今宁波)。琅琊港自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是我国五大港口之一,也是我国陆上交通和海上交通的重要枢纽,是我国与朝鲜、韩国、日本等国各种物资吐纳集散之地,更是船舶活动的根据地,在航运交通历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如琅琊港在历史上就曾爆发过两次大规模海战:一次是公元前485年,吴国水师攻齐,齐国水师出击,在琅琊港海域爆发了中国历史第一次大规模海战,结果吴军失败而退还南方。二次是: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九月,金军大规模南侵。泊于唐岛湾。宋将李金与其子李公佑,海州魏胜等率水师至石臼山准备迎战,借夜深风起,袭击,金船队3000余名金兵逃到陈家岛,(今琅琊鸭岛),金兵投降。宋金海战成为中国历史上又一次大规模的海战。以上说明:琅琊港不仅是我国东部沿海重要的贸易港口,而且是我国东部沿海重要的军事港口。所以说,最具备徐福东渡的起航条件。
    八、东渡供给之城——琅琊城
    琅琊城是琅琊郡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早在春秋时期,就是齐国的琅琊邑。琅琊邑“南有泰山,东有琅琊”的记载说明,琅琊邑是齐国沿海最富庶的城邑。战国时期,越王迁都琅琊,琅琊城不仅成为越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学术中心,而且越王勾践在这里“号令秦、晋、齐、楚以尊辅周室,歃血盟”。秦始皇定郡琅琊城之后,重新扩建琅琊台,修御道于台下,西经历城、洛阳,直通咸阳。南达会稽、钱唐。徙黔首三万户,使琅琊城实际上成为秦朝陪都的地位。其规模仅次于临淄郡。徐福船队所需大量供给,只有在当时富庶的琅琊城才可以就地解决。
    综上所述,琅琊特定的地域文化成为徐福东渡重大事件发生地。


关注琅琊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