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台港是东渡启航的天然良港

来源:青岛琅琊台风景名胜区  时间:2015-11-29

     何处是入海求仙的启航港呢?根据历史记载和专家考证:当从古琅琊港。古琅琊港是徐福东渡入海求仙的启航港。
     首先,历史文献资料中的根据。
   徐福为迎合秦始皇的迷信长生,两次上书秦始皇都在琅琊台,在司马迁的《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是这样记载的:“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此段记载是指秦始皇二十八年(即公元前219年)秦始皇第一次东巡至琅琊,大乐之,在此逗留了三个月,迁来居民三万户。重新修筑了琅琊台,在这里接受了徐福的第一次上书。始皇三十七年(即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三次巡视琅琊时,接受了徐福的第二次上书,并遣其第二次出海寻仙求药。《史记·秦始皇本纪》亦有记载:“还过吴,从江乘渡。并海上,北至琅琊。方士徐福等人入海求仙药,数岁不得,恐遣,乃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秦始皇准奏,发童男女数千人,资之五谷百工而行。徐福自此拜别了秦始皇,开始了东渡扶桑的历程。徐福东渡,这是一个大的举动,需要兴师动众,耗费大量资财,并要经过精心策划和充分准备,秦始皇亲自督察拜别,直至最后完成这一历史壮举。再加上琅琊台前的海湾是天然的避风良港,自然会选择这里开始东渡大计,决不会舍近求远,再到遥远的其他地方下海。    《史记》还有记载,秦始皇离开琅琊台,北巡至荣成山,恰巧遇到了徐福所言状况,于是便相信了徐福的谎言。《史记》是这样记载的:“自琅琊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这就进一步证实,徐福由琅琊港东渡启航是十分可信的。
     其二:琅琊台的历史地位和优越条件。
     据史籍记载,早在东周时代,中国有五大古港,即:秦皇岛、烟台、琅琊、宁波、福州。而琅琊港是其中最古、最大的海港,被称为中国古代海港的鼻祖。当时,琅琊港的海域十分广阔,从广义上讲,它应包括周围的几个海湾,即“唐岛湾、灵山湾、古镇口湾、龙湾、琅琊湾、陈家贡湾和棋子湾。其中心港口为陈家贡湾。琅琊港自古海上交通发达,有着悠久的航海史,古文献资料中有不少记载。据《山东通志》卷九云:春秋时期,齐景公出游,问晏子曰:“吾欲观于转鲋(之罘)朝舞(成山),遵海而南,放于琅琊。”后在琅琊港登陆。可见,自春秋时期开始,这里就是避风泊船的天然良港。至春秋后期,越灭吴,勾践为称霸中原,曾徙都琅琊,亦乘船由海上来此。《越绝书·记地传》云:“勾践伐吴,霸关东,从琅琊起观台。台周七里,以望东海。死士八千人,戈船三百艘。”即公元前472年,从海道抵琅琊港。在战国后期,此处就是齐国的军港,吴王夫差曾北上伐鲁伐齐,发生过齐吴海战,齐国水兵就是由琅琊港出击的,其结果是齐败吴。由于行政区划等原因,给古琅琊港的发展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海上交通十分发达,成了南北通商的主要航运线。琅琊盛产鱼盐,时常源源不断地运往南方,而南方的丝绸布匹、生产工具、陶瓷制品和生活用品也成批地运往琅琊。这样,从南方过来经商、做生意的与日俱增,他们居住在琅琊海滨,以陈家贡湾和董家口港为数最多,这些商贾和摊贩,大多数长年住在此地,每逢重大节日,纷纷向房东送礼进贡。所以至今留下了“贡口”、“陈家贡”、“肖家贡”等村名。
     琅琊港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促使它发展成为独具规模的口岸。琅琊台周围的海湾,岬角很多,且水深避风,不冻不淤,适宜于停泊船只,可容纳庞大的船队。徐福东渡时仅童男女就有三千人,还有不少能工巧匠和弓箭手,并带有生产工具和粮草等财物,大约也有六千余人。当时没有机动船,全部是木帆楼船,想来也有四五百只之多。这样一支庞大的船队同时下海,一个狭小的港湾是难以容纳的,没有琅琊港这样的优越条件显然是难以办到的。
     其三,琅琊港拥有众多的造船场。
     徐福要完成东渡任务,还有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制造船只。经调查考证,琅琊台周围古来就有不少造船场。例如:董家口、贡口、陈家贡、斋堂岛、老湾子、潮湾、曹家溜、小口子、积米崖、灵山岛等造船场,都有着相当的造船规模和悠久的造船历史。灵山卫镇北有“徐山”,清乾隆版《胶州志》云:“徐山在灵山卫北。”《齐乘》云:“徐福将入海会于此山。”意思是指,被选择的童男女就在这里集结、训练。相传,当年徐福在唐岛湾作过长时间的海上演习、训练,最后才拜别秦始皇,按统一规定的时间列队启航。
     要制造楼船,自然需要大批的木料,琅琊台周围恰恰具备这样的条件。胶南地处山岭,树木繁多,盛产造船木材。琅琊台、大珠山、小珠山、铁橛山、藏马山古有原始森林,其中松树、侧柏、云楸、银杏、家槐、毛白杨、平柳树漫山遍野。这些树木,正是造船和制浆的上好木料,为制造大批楼船提供了有力保证。
     十几年来,胶南琅琊暨徐福研究会,开展了一系列学术研究活动,举办过十几次徐福东渡日本庆典活动和中、日徐福遗迹探访,先后召开过三届大型徐福研讨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编撰了大量历史资料,还结集出版了专著《琅琊台与徐福研究论文集》、《琅琊台志》,并举办过徐福图片、书画大型展览6期。还与中外徐福会做过广泛联系,进行多方面的学术交流和研究活动,在国内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前几年,市政府还拨出巨资,在琅琊台镌立了“秦始皇遣徐福东渡入海求仙群雕像”,修复建造了秦汉建筑风格的“徐福殿”和“琅琊文化陈列馆”大型群体建筑,还建造了规模空前的“徐福街”,镌立了气势恢宏东渡日本的“徐福石雕像”。十几年来,共接待过游客和徐福研究专家、学者达200万余人次,其中海外友人1万余人,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长期以来,各地徐福研究会和中外徐福研究专家纷纭毕至,慕名来琅琊台、琅琊港考察的络绎不绝,开展徐福探访和学术研究活动。在几次国内、国际研讨会上,专家们进行了详细论证,大家一致认为:徐福东渡日本由古琅琊港启航顺理成章,毫无疑义;徐福是琅琊人,徐福故里应该沿着琅琊台下寻找,“徐福东渡自琅琊,琅琊台下有徐家”的传说,是合乎情理的,也是十分可信的。


关注琅琊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