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东渡启航处的考古佐证

来源:青岛琅琊台风景名胜区  时间:2015-11-29

     证徐福东渡启航处这一重大课题,几十年来,文物考古工作者,做过大量社会调查,并围绕琅琊台进行过多次抢救发掘,发现了与徐福东渡启航处大批相关文物,找到了不少扎实的实物佐证。
     对琅琊台遗址进行了多方面考证。发现秦代筑台遗迹近20处。现在保留下来的古台,分层的筑土清晰可辨,夯土层的纹络脱边十分明楚,夯实一层大约6—8厘米,从琅琊山半腰开始夯筑,一直修筑到山顶。将山峰包筑起来之后,又在顶端筑起了6米高的大平台,上下筑土约高26米。原来的台顶面积“方二百余步”,现在保留东、西长136米,南北宽35米(仅残留原台的三分之一左右)。古台地面上,秦砖汉瓦、残碑断碣,比比皆是。在筑台的夯土中,春秋和秦代的遗物十分丰富,夹杂的各种砖、瓦碎片密密麻麻,俯首即拾。在原级梯御路的土层中,发现了铺砌御路的秦代大方砖多层,方砖是正方形,边长约40厘米,厚6厘米。在御路的中上部,还发现了一个金字塔形的石砌古台基,高达几十米,用雕凿规整的石板块顺坡垒砌到台顶。据考古专家推断:此处可能是当年越王勾践号令“秦、晋、齐、楚”歃血盟誓的古台。后被秦始皇下令削平筑台时,用土、石填没在地下所致。在古台基的上端,有几条流水的“水流子”,均用大板瓦铺设而成,可见是保护古台基所用。
    琅琊台的筑土中,还发现了不少文物和标本,其中有石刀、陶豆、陶缸底和口沿、陶盆、陶罐、空心砖等。还发现了各种纹饰的板瓦、桶瓦、卷云纹瓦当和文字瓦当。早在1982年,发现了特别宝贵的秦代文字瓦当,书有“千秋万岁”四个大字,字呈正方形,结体平稳端庄,笔划挺拔、苍劲,是典型的李斯小篆,为《琅琊刻石》作了一大补充。经专家鉴定:秦代瓦当,早期除在咸阳宫发掘时曾有出土外,再次发现就是在琅琊台,在全国实属罕见。因此,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在琅琊台前、台西头村南三百米处,发现了“小东城”遗址,此即古码头遗址,当地群众祖辈留传说,徐福一行就是由此处登上楼船启航的。1983年,在琅琊台前发现了双管陶质地下管道,呈东南、西北走向,由台顶直通台下。经考古专家鉴定,此为秦代管道。琅琊台顶有神泉多处,此管道是从台顶为徐福楼船加水所用。之后,又在陶管南侧,发现了用秦砖垒砌的三个水池,相传是徐福出海的淡水蓄水池,恰好是地下管道的配套设施。
     东城的东侧有一海湾,海阔水深,适于泊船,古称“老湾子”,是徐福造船场的古遗址。在西侧,有“潮湾”海湾,亦为徐福造船场遗址。在这两个海湾内,都曾打捞出一些20厘米长的铜钉子,当地称“金钉子”,相传是用于造船的长铆钉。在老湾子海内,有一块大岩礁,称为“哭坟”,当地流传徐福造了第一只楼船,下海试航时,不料在此触礁破碎,所有的船员嚎啕大哭,故得“哭坟”此名。
     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又有新的重大发现,在琅琊台以东的海滨,发现了一个秦代修筑的古台,当地群众称之为“小琅琊台”。它高10余米,底宽约160米,通体全部由人工修筑而成,每层夯土厚约15—20厘米,至今纹络脱边尚十分清楚。此台早年已遭破坏,当地百姓取土将其中部挖了一道大豁口,台周围的面目也遭严重破坏。破台取土时,发现秦代遗存十分丰富,夯土层中发现“夯窝”2个,地下管道2处,并发现有许多“扁担”、“木杠”之类的遗迹,这无疑是人工夯筑所用工具的佐证。经专家堪察鉴定:此台与琅琊台东、西相对,遥相呼应,其中有着密切联系,从筑台的结构和配套工程分析,应是秦代“祭台”的建筑,极有可能是秦始皇遣徐福东渡日本启航时,在这里举行过大型的祭海和拜别活动。
     琅琊台这些与徐福活动相关的古遗存,中外专家都饶有兴致。他们在研讨会上讨论热烈,各抒己见。1995年10月6日,在中日徐福遗迹探访研讨会上,日本客人三善喜一郎手捧在琅琊台采集的植物标本和薯干标本,激动地说:“这些和我们的家乡佐贺生长的一模一样!一定是徐福从琅琊台带过去的。”


关注琅琊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