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刻秦琅琊刻石碑

       重刻秦琅琊刻石,刻石的造型是根据《诸城县志·金石考》上记载的资料复刻的,用青州墨青石作为镌刻石体。刻石通高4.8米,上宽0.73米,下宽2米,东南西三面环刻,分秦始皇《颂诗》和二世《诏书》两部分,共计447字。《史记》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登琅琊台“立石刻,颂秦德,明得意。”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二世皇帝东行郡县,“尽刻始皇所立刻石,石旁著大臣从者名,以彰先帝成功盛德焉。”琅琊刻石真品残体现存中国历史博物馆,碑文计有13行,86字,是中国最古刻石之一,秦刻石存字独多者。刻石文字系秦丞相李斯手书小篆。现在复刻的刻石文字为熊伯齐先生篆书。
   (秦始皇“颂诗”碑文:维廿六年,皇帝作始。端平法度,万物之纪。以明人事,合同父子。圣智仁义,显白道理。东抚东土,以省卒士。事已大毕,乃临于海。皇帝之功,勤劳本事。上农除末,黔首是富。普天之下,抟心揖志。器械一量,同书文字。日月所照,舟舆所载。皆终其命,莫不得意。应时动事,是维皇帝。匡饬异俗,陵水经地。忧恤黔首,朝夕不懈。除疑定法,咸知所辟。方伯分职,诸治经易。举措必当,莫不如画。皇帝之明,临察四方。尊卑贵贱,不逾次行。奸邪不容,皆务贞良。细大尽力,莫敢怠荒。远迩辟隐,专务肃庄。端直敦忠,事业有常。皇帝之德,存定四极。诛乱除害,兴利致福。节事以时,诸产繁殖。黔首安宁,不用兵革。六亲相保,终无寇贼。欢欣奉教,尽知法式。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功盖五帝,泽及牛马。莫不受德,各安其宇。 维秦王兼有天下,立名为皇帝,乃抚东土,至于琅琊。列侯武城侯王离、列侯通武侯王贲、伦侯建成侯赵亥、伦侯昌武侯成、伦侯武信侯冯毋择、丞相隗林、丞相王绾、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赵婴、五大夫杨樛从。与议于海上,曰:“古之帝者,地不过千里,诸侯各守其封域。或朝或否,相侵暴乱,残伐不止。犹刻金石,自以为纪。古之五帝三王,知教不同,法度不明。假威鬼神,以欺远方。实不称名,故不久长。其身未殁,诸侯倍叛,法令不行。今皇帝并一海内,以为郡县,天下和平。昭明宗庙,体道行德,尊号大成。群臣相与诵皇帝功德,刻于金石,以为表经。”
  秦始皇“颂诗”碑译文:时在二十六年,始皇开始称帝。法度端正公平,万物有了纲纪。彰明人事之道,父子亲爱和合。皇帝仁义圣智,宣明各种道理。亲至东方安抚,同时慰劳士卒。大业已经完成,于是亲临海滨。皇帝功勋卓越,操劳根本大事。重农抑制工商,百姓因此富足。普天之下团结,专心实现帝志。器物统一度量,统一书写文字。日月所照之处,舟车行驶之地,彻底执行王命,无不称心如意。顺应天时地利,决策全由皇帝。匡正不良习俗,规划山川大地。忧恤民众疾苦,日夜不敢懈怠。除疑制定法律,都知遵守法纪。地方官长尽职,治理规范平易。措施必定得当,无不处理完善。皇帝非常圣明,亲临察视四方。无论尊卑贵贱,不越等级列行。奸邪无处容身,致力纯贞善良。大小事务尽力,无人敢于怠慢。无论远近偏僻,专求肃敬端庄。正直敦厚忠实,事业才能久长。皇帝浩大功德,存恤安定四方。平乱除去祸害,兴利致福无疆。按照时节兴事,百业繁荣增长。民众因此安宁,不需动用兵革。六亲相互连保,终无寇乱盗贼。欢欣尊奉教化,全部知晓法度。天地四方之内,都是皇帝疆土。西方跨过流沙,南方到达北户,东方拥有东海,北方超过大夏。人迹所到之处,无不归顺称臣。功业盖过五帝,泽惠施及牛马。无不受其恩德,人人安居乐业。
   秦王兼并诸侯而拥有天下,建立名号称为皇帝。于是来抚慰东方地区,到达了琅琊。列侯武城侯王离、列侯通武侯王贲、伦侯建成侯赵亥、伦侯昌武侯成、伦侯武信侯冯毋择、丞相隗状、丞相王绾、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赵婴、五大夫杨樛跟随巡视,皇帝和他们在海上共同商讨。说:“古代的帝王们,拥有的国土不过方圆千里,诸侯们各自固守所受封土,或来朝或不来,相互侵扰作乱,残杀征伐不停。他们还刻金石,来记自己功业。古时候的五帝三王,知识教化不同,法令制度不明,借助鬼神威力,欺骗远方民众,实和名号不称,所以不能长久。自身还没亡殁,诸侯已经背叛,法令无法施行。如今皇帝统一海内,分为直辖郡县,天下和睦清平。显扬祖先宗庙,行大道施德政,尊号大称功业。群臣们共同称颂皇帝的功德,刻在金石上面,作为永久典范。”)
   (附秦二世“诏书”碑文:皇帝曰:“金石刻尽始皇帝所为也。今袭号而金石刻辞不称始皇帝,其于久远也,如后嗣为之者,不称成功盛德。”丞相臣斯、臣去疾、御史大夫臣德昧死言:“臣请具刻诏书金石刻,因明白矣。臣昧死请。”制曰:“可”。
   秦二世“诏书”碑译文:皇帝说:“金石碑刻全是始皇帝所刻立的。如今我继承皇帝的名号,而金石刻辞中不称始皇帝,这样时代久远了以后,就好象是后世皇帝所刻立的,不能称扬始皇帝的功业和盛德。”丞相臣李斯、臣冯去疾、御史大夫臣德冒死上奏说:“臣等请求把诏书全部刻在石碑上,这样就明白了。臣子冒死请求。”二世皇帝下达制书说:“可以。”)  
  秦琅琊刻石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刻石之一,且文字优美,存字独多,是著名的“国宝”。宋代大文学家、书法家苏轼曾作《书琅琊篆后》一文,赞扬此刻石“文字之工,世亦莫及”。
   在这座高大的石碑北侧不远处,有隶书刻写的琅琊刻石碑(孟庆泰书写)和重刻秦琅琊刻石记碑。(附碑文:秦琅琊刻石,即世传秦始皇所立刻石也。据《史记》载,始皇二十八年秦始皇东巡时,曾南登琅琊,立石刻,颂秦德。秦二世元年,二世胡亥,东行至琅琊台,于始皇所立石旁刻大臣从者名,并刻诏书。宋熙宁九年,知密州军州事苏轼登台时,始皇刻石已泯灭不存,仅存二世诏书部分。清乾隆二十八年,诸城知县宫懋让见刻石裂,熔铁束之。清道光年间,铁束散,刻石碎,诸城知县毛澄筑亭覆之。清光绪二十六年四月前后,一次大雷雨,碑石散失。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二年,诸城县视学王培祜、金石学家孟昭鸿等,两次临台搜寻,综校所获,竟成完璧,遂移置诸城县署。时刻石存十三行八十六字,小篆体,李斯书。世称秦篆精品,国之瑰宝。新中国成立后,刻石移置山东省博物馆。建国十年大庆时,移置中国历史博物馆。一九九二年十月,胶南市委市政府,定策修复琅琊台,并成立市旅游局和胶南琅琊暨徐福研究会,工作人员,历时年余,奔波四海,邀专家考证,延当代名书法家熊伯齐先生依秦琅琊刻石原文重篆,精选青州墨青石镌刻,立诸台上。一九九四年五月,龚振山撰文,孟庆泰书丹,胶南市人民政府立。)


关注琅琊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