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文化陈列馆

   陈列馆,建于1999年。整座建筑座北朝南,依山面海,通体由红柱、青砖、黑瓦构成,充分体现了粗犷豪放的秦代建筑风格。陈列馆由序厅、主展厅和引廊三部分组成。在入口处有两座石狮子,东雄西雌。狮子是百兽之王,能祛除邪恶,带来吉祥。雄师脚下为球,象征着统一寰宇和无上权利。雌狮脚下踩着一只小狮子,象征着子孙绵延。
   沿石阶而上,我们就来到了《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青铜铸像,“千古一帝秦始皇”这七个大字是新加坡籍华人、法兰西院士陈瑞献先生手书。这尊青铜像有别于其他为秦始皇造像的美术作品。人们在这里看到的始皇帝形象,不是龙威凛然的,而是微笑着的,一派临风大乐的气度。为什么秦始皇是微笑着的呢?是因为这里的山海风光震撼了他。在琅琊台仰俯高天、大海、群山、岛屿,这里气势磅礴、气象万千的景致,必然会与他建立一统天下的气概产生强烈共鸣,所以他才“大乐”。这尊青铜像用一个“乐”字再现了他登琅琊台那段充满激情的历史,讲述了他在琅琊台的一串故事,引导人们走向琅琊台的一段历史。
   琅琊文化陈列馆序厅正面镶嵌着一幅对联:悠悠千古事风云海雾皆随去,茫茫长河中琅琊故地台犹存。系原胶南市副市长钟安利撰,由青岛市著名书法家蔡省庐书。正中展示的是清末民初琅琊人王和沛绘制的《琅琊台图》,它是现存以民间形象描绘琅琊台景物的唯一作品。王和沛,字雨亭,是清末民初琅琊镇东桥子村人。以经营金银杂货为业,喜吟诗作画,善雕刻。此图是他晚年之作,传至1979年,被该镇文化站站长刘圣文由民间访知,由县博物馆征得。《琅琊台图》系作者根据当时琅琊台实景创作而成。整个画幅采用传统中国山水画法,为全景式构图,景观宏伟。琅琊台孤立特显,傍滨近海,山势突兀,苍茫雄浑,草木葱郁,流水潺缓,丛林村舍,历历在目。画中的台顶为琅琊台原有庙宇——四时主祠,俗称上庙,院中立石碑1座,上镌“长天一色”4个大字。庙宇右侧,礼日亭高高耸立。台下是海神庙,俗称下庙。两处建筑群遥相呼应。画幅下端,海波荡漾,帆船往来,渔民撒网,钓者蹲焉。尤其匠心独具的是作品间有渔、樵、耕、读四象,人物点缀与山光水色相互映衬,为壮丽的大自然增添了生活情趣。右上方题诗一首“欲同观日赴琅琊,仙路崎岖树半遮。回想秦皇游历处,至今图画写无差”。在画中所提到“礼日亭”据说是古人观测日出、天象、测定方位、分年计岁、划分季节的地方,原建筑毁于20世纪50年代。序厅中央展览的是四时主祠模型,它的四个边亭分别代表春夏秋冬四季。四时主神是主管一年四季的神,也就是季节之神。四时主神在古代具有崇高的地位,主宰着一年的风调雨顺,决定着庄稼的生长和农业丰收,影响着人类有节奏的生活。他在诸神中有崇高的地位,无论帝王还是百姓,都崇拜他、祭祀他、祈求他保佑农业丰收和生活幸福。
  两侧墙壁悬挂琅琊地区大事年表,记载了自公元前十一世纪——公元二十一世纪发生在琅琊和琅琊台地区的重大历史事件。有西周时姜太公(前十一世纪)封齐,作八神,其八曰四时主,祠琅琊;春秋战国时期齐桓公、齐景公、齐悼公巡游琅琊;越王勾践二十五年(前472年),徙都琅琊;秦朝,秦始皇于公元前219年、前218年、前210年三次巡视琅琊,并在琅琊台两次接受徐福上书,遣发徐福率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汉朝,汉武帝、汉元帝、汉明帝等帝王也到琅琊巡幸;近现代,在文学、政治、经济领域有影响的名人也到琅琊台考察游览。
  沿序厅后院中道拾级而上,一尊在琅琊台近处出土的春秋时期的铜鼎(仿制)映入眼前,鼎为青铜器中的重器,既是烹食器,也是礼器、祭器。最早的铜鼎出现于商代早期。历经各个朝代,一直沿用到西汉,乃至魏晋,是青铜器中使用时间最长的一种。在古代社会中,它被当作“明尊卑,别上下”即统治阶级等级制度和权利的标志,是少数人所能享受的珍贵之物,如天子九鼎,诸侯七鼎,大夫五鼎,士三鼎或一鼎。普通老百姓只能使用陶器制品。
  绕过铜鼎,走进两层建筑的主展厅。在第一层,陈列着从春秋至汉代巡游琅琊的姜太公、齐桓公、齐景公、勾践、秦始皇、秦二世、李斯、赵高、汉武帝、汉宣帝、汉明帝、司马迁12位重要历史人物的塑像和反映他们在琅琊台活动的壁画及地图,生动地展现出那些赫赫有名的帝王用他们的权力、思想和情感留在琅琊台上的史迹。在第二层,展出在琅琊台出土的秦代瓦当、方砖、陶管等文物。这些文物用历史的遗留向人们讲述着琅琊文化的悠久和灿烂。两边墙壁上各悬挂一副大型书法。东面的这副小篆是黄岛区书法家协会主席卢清泽书写的秦《琅琊刻石》的全部文字;西面是黄岛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曲洪发书写的苏轼的《书琅琊篆后》。  
  走出主展厅再进院内,沿回廊浏览,可见廊壁上嵌有历代名人吟咏琅琊台和琅琊风物的诗词文赋碑刻。
  东侧廊壁嵌刻唐宋诗文,有唐·李白《古风》(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尚采不死药,茫然使心哀。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额鼻象五岳,扬波喷云雷。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徐巿载秦女,楼船几时回?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独孤及《观海》(北登渤澥岛,回首秦东门。谁尸造物功,凿此天池源。澒洞吞百谷,周流无四垠。廓然混茫际,望见天地根。白日自中吐,扶桑如可扪。超遥蓬莱峰,想象金台存。秦帝昔经此,登临冀飞翻。扬旌百神会,望日群山奔。徐福竟何成,羡门徒空言。唯见石桥足,千年潮水痕。)、白居易《海漫漫》(海漫漫,直下无底傍无边。云涛烟浪最深处,人传中有三神山。山中多生不死药,服之羽化为天仙。秦皇、汉武信此语,方士年年采药去。蓬莱今古但闻名,烟水茫茫无觅处。海漫漫,风浩浩,眼穿不见蓬莱岛。不见蓬莱不敢归,童男丱女舟中老。徐福文成多诳诞,上元太一虚祈祷。君看骊山顶上茂陵头,毕竟悲风吹蔓草。何况玄元圣祖五千言,不言药,不言仙,不言白日升青天。)、李商隐《海上》(石桥东望海连天,徐福空来不得仙。直遣麻姑与搔背,可能留命待桑田。)、胡曾《东海》(东巡玉辇委泉台,徐福楼船尚未回。自是祖龙先下世,不关无路到蓬莱。)、熊曜《登琅琊台观日赋》(秦筑东门于海岸,曰琅琊台,高可望远。而东之人悉以宵分之后观日于海底者,壮其观而为赋云:秦东之门,天地一空。直见晓日,生于海中。赤光射浪,如沸如铄。惊涛连山,前拒后却。圆规上下,隐见寥廓。焜煌天垂,若吞巨壑。当扶桑汹涌于天表,阳德出丽于乾刚,汗漫翕纳,将吞六合。冲融青冥,遥浸大莹。羲和首驭,夸父上征。眩转心目,苍黄性情。倾地舆而通水府,吸天盖而骇长鲸。彼秦伊何,崇此为门。委绝人力,其谁敢论。失万邦者,虽设门而必圮;表东海者,谅无门而亦存。步秦亭而在此,伤魏阙而何言。千载之后,石梁斯在。时无鬼功,岂越沧海?念无道而肆志,将不亡而何待?我国家逾溟渤而布声教,穷地理而立郊垌。略秦皇于帝典,参汉武于天经。顾荒台而寂寞,取殷鉴于生灵。尔其秋景超忽,晴光涣发。蜃气干云,蚌胎候月。长波沃荡,超百谷以深沉;唳鹤徘徊,想三山之灭没。齐鲁郡邑,霜天泬寥。凌虚无而倒景,临沆瀣而乘潮。日向蒙汜,云横丽谯。追鲁连之达节,行将蹈海;仰田横之行意,若在云霄。骊龙之珠,群玉之府。想望绵邈,依稀处所。有海客之无心,托扶摇之轻举。)、宋·苏轼《书琅琊篆后》(秦始皇帝二十六年初并天下,二十八年亲巡东方海上,登琅琊台,观出日,乐之忘归,徙黔首三万家台下,刻石颂秦德焉。二世元年,复刻诏书其旁。今颂诗亡矣,其从臣姓名仅有存者,而二世诏书具在。自始皇帝二十八年岁在壬午,至今熙宁九年丙辰,凡千二百九十五年。而蜀人苏轼来守高密,得旧纸本于民间,比今所见犹为完好,知其存者磨灭无日矣。而庐江文勋,适以事至密。勋好古善篆,得李斯用笔意,乃摹诸石,置之超然台上。夫秦虽无道,然所立有绝人者,文字之工,世亦莫及,皆不可废。后有君子,得以观览焉。正月七日甲子记。)、《潮中观月》(璃玻千顷照神州,此夕人间别是秋。地与楼台相上下,天随星斗共沉浮。一尘不向山中住,万象都从物外求。醉吸清华游碧落,更于何处觅瀛洲。)、明·刘翔《望海楼》(傍海结高楼,乃记圣游迹。扶桑晓日红,琅琊晚峰碧。洪涛吼晴雷,孤鸿渺秋色。观此难为言,临风重太息。)、匡翼之《再游斋堂岛》(吾生直欲访丹邱,不惮乘槎续旧游。古径竹深难见日,水乡亭晚易生秋。昔逢樵子还青眼,前度仙郎已白头。正喜烟波开四面,好于西北望龙楼。)、王无竟《东海观渔》(淡烟无雨亦蒙蒙,一片沧浪没远空。击筑弟兄鱼市酒,落花山水武陵风。往来歌吹浮天上,飘渺仙槎落镜中。乘兴不妨归去晚,数声渔棹月朦胧。)清·刘翼明《琅琊为秦碑布告游人》(文字首推秦,汉以后莫及。政如对法物,不复矜余习。彼为虽无道,神灵共呼吸。苔藓剥蚀间,尚觉浑沌集。存此大风雅,表表尝独立。上蔡即复生,一字亦难入。碓硙工何为,径寸镌墨汁。时余风雨声,洒向臣斯泣。)、《重游琅琊台》(风光浩浩水漫漫,路遇高台第几盘。断碣残碑留古意,落霞枯木壮奇观。钟鸣野寺斋堂岛,潮打空城亭子蘭。愿与此处成小隐,一蓑一笠一渔杆。)、《十里有吾家》(朝出对琅琊,暮出对琅琊。琅琊西北指,十里有吾家。)、李澄中《仲春游海上》(醉入琅琊道,潮浮海上村。苍龙司令转,野马负春奔。地僻犹名市,城残不闭门。当年曾戍御,鸟雀自黄昏。)、高凤翰《看日,琅琊台怀古》(海日生何年,谁种扶桑树。自此成古今,积为大旦暮。秦王痴骨死不悟,海上求仙那得遇。空留片石纪功碑,臣斯恶札随飞雾。我来看日又一时,前日非新此非故。海山满眼吾辈存,安向后来成追溯。沧桑变灭只须臾,昨日秦王下山去。)、丁耀亢《渡鸭岛》(琅琊台下墨如螺,鸭岛横流雪浪窝。鞭石何能超弱水,投竿直欲钓银河。清风鹤路凌风近,入夜龙吟傍月多。蜃市不消尘海劫,浮生无计老渔蓑。)这些诗文多是现代书法家所书,只有清代琅琊名士刘翼明的一首诗是作者的手笔。  
  琅琊文化陈列馆犹如一道琳琅满目的历史长廊,走进这道长廊,您会到达历史的深处,真正体味到琅琊文化的真谛。


关注琅琊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