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与秦琅琊台刻石

来源:青岛琅琊台风景名胜区  时间:2016-10-18

 琅玡台刻石刻于秦始皇二十八年,记述秦始皇"器械一量,同书文字"与"功盖五帝,泽及牛马"的殊功。二世元年,秦二世东行郡县,于始皇所立石旁刻大臣从者姓名,以彰始皇成功盛德,复刻诏书于其旁。至宋代苏轼为高密太守时,始皇刻石已泯灭不存,仅存秦二世元年所加刻辞,世称二世诏文,也就是现在保存下来的琅玡台刻石。属于秦篆最精品。

   梁启超 对《琅邪台刻石》的赏析 
       1900年,琅琊刻石因雷击石裂。1917年,梁启超积极参与了反对张勋复辟的斗争,复辟的迅速破产说明恢复帝制是历史的倒退不得人心,梁启超联想到山东琅邪台秦始皇刻石,便撰写了《秦琅邪台刻石》一文抒发对封建帝制结束的感慨。此文短小精悍,颇具意韵,也表现出他对文物的宝爱。全文如下:

秦皇刻石六。唐宋以还所传者,峄山、泰山、琅邪而已。然峄山自杜工部已称为枣木传刻,泰山三十六字亦宋人摹本。琅邪台片石岿然,阅两千余年。斯相遗迹,赖此廑见。乃逮清季,石忽坠海,或谓毁于电。自兹先秦石墨,永绝天壤矣。此区区者,乃与帝王之运同斩,不亦异乎?兹拓“德”字可,“之”字漫涣,盖嘉道间拓本,在惜非甚可珍,今后切成吉光矣。丁巳十二月。

梁启超在《秦琅邪台刻石》中说“此区区者,乃与帝王之运同斩,不亦异乎?”就此一面石刻,竟然与封建帝制的命运共同结束,这不是奇怪的事吗?可见琅琊刻石的存灭引起梁启超极大地关注。

登上琅琊台  好运自然来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南登琅琊,大乐之,留三月。乃徙黔首三万户琅琊台下,复十二岁。作琅琊台,立石刻,颂秦德,明得意。”

追溯历史,琅琊台已在风雨中屹立两千余年。两千二百多年前,秦始皇三登琅琊台。秦皇汉武,琅琊台不仅是一座祈福之台,更是一座神秘的帝王之台。

千古名胜琅琊台,是个山海相接的风水宝地,更是一部厚重的历史书籍,是琅琊文化的一个重要凝聚点。百年青岛,千年琅琊台。


关注琅琊台微信